會員登入    
 + Register
  • Main navigation
帳號:

密碼:


忘了密碼?

現在就註冊!
其他篇 : 純愛~
作者 痞子男× 於 05/04/07 03:30pm (1118 次閱讀)
其他篇

我老姊最近跟一個女生很好,這個女生是她在醫院實習時的同學,上次她有到我家來,不過我只看到她的側臉,老實說,網路上的照片比較美,所以當我看到她本人的時候感到有點幻滅。

這個女生叫小靜,之前在無名上就看過她的事蹟,也知道她是一個很粗線條的傻大姐,但其實我跟她沒什麼交流,僅僅是我老姊的朋友這樣的關係而已,直到兩個禮拜前,那個時候我掛在線上玩遊戲,突然有一個莫名奇妙的帳號敲我,還問我知不知道她是誰,可不可以跟她做朋友。

。。。。。。。。。。。。。。。。。

「妳怎麼知道我帳號?」

「這個嘛~昨天有人托夢給我,我就夢到你的帳號啦!我知道,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要我們倆個相遇,我不能違背這段天賜良緣啊~!於是乎我就加你好友啦!」她披哩啪拉的說了一堆。

油嘴滑舌的女生,怎麼回事,現在這種感覺好像是她在虧我?

「妳是我姊的朋友?」

「嘿嘿嘿...猜啊!」

我開始回想老姊的朋友群裡,她曾經說過的,班上有一個叫小靜的女孩很敢秀,常常做出一些令人噴飯的事,而且很愛虧我們這種高中小弟弟,但她其實是欺善怕惡,色大無膽的那種人。

「我知道妳是誰了,妳是小靜姐吧?」

「蛤...怎麼這麼好猜啊...吼...」

「這是當然的啊...我想我姊朋友裡面唯一會做這種事的大概只有妳...」

「我做什麼事啊?」

「死命的虧我啊!」

「哇哈哈,被你發現啦~那怎麼辦啦~給不給虧啊你?」

她丟出一個捧腹大笑的奇摩大頭,透過螢幕我可以感受到當我猜中她的來意時,她的內心是多麼的暗爽。

「這...不好吧,小靜姐...」

老實說,我對這型大剌剌的女生從來就不會有興趣,我喜歡的菜,說明白一點的,就是像黑澀會美眉裡面鬼鬼那一型的,很呆,很天真可愛,看了就想抱在懷裡好好的疼惜。

所以,面對螢幕前這位有點瘋狂的大姐,我完全採退避三舍的姿態。

「吼,弟弟你怎麼這麼難虧啦!不好玩!」

我感到無奈,同時也覺得我老姊實在很欠打,怎麼背著我給了小靜帳號,讓她有機會打擾我這得來不易的清閒。

「那,小靜姐不打擾妳了,很高興認識妳啊!」

實在不想跟她耗了,於是我裝著偽好人的官腔來打發這個瘋女人。

「唉唷~~!好啦好啦,既然這樣,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

「拜託你幫我衝人氣嚕~呵呵!」

她PO出一段網址,拼命懇求我上去看她的部落格,她的語氣總讓我覺得她是心懷不軌,另有所謀。

「這不是病毒吧!?」

「唉唷~姐姐我不會害你啦!我沒事丟病毒給你幹嘛?」

只是我沒料到,她PO給我的,是比病毒還糟糕的玩意兒,一種世人稱呼為「情色」的渲染。

(限)小說:男子24

。。。。。。。。。。。。。。。。。

潮吹、口內、後位、一夜情‧‧‧


看過文章之後我花了3分鐘喘息,開始承受這位大姐給我的震撼。

「這妳寫的?」

「嗯啊!精采吧!哈哈哈哈哈!」

「真人真事?」

「撲,都說了是小說好不好?」

「我沒想到是色的‧‧‧」

「啊...我以為你們男生很愛,唉唷~Sorry,不會再po給你看了...當作撞鬼,看了不該看的東西~」

她又丟出一個吐舌的大頭娃娃,在我面前裝無辜,殊不知我這幼小心靈已經遭受她文字的摧殘,再也不純潔了。

。。。。。。。。。。。。。。。。。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這個夢真實到令人恐懼,醒來的時候我出了一身汗,而且很尷尬的是,我的寶貝是站著的。

夢裡我跟鬼鬼倆人牽著手在薰衣草花園裡漫步著,四周瀰漫著花香,還有蝴蝶飛舞著,鬼鬼嬌小的身軀輕輕的靠了過來,圓圓的臉頰白裡透紅,她睜著一雙清澈的大眼看著我,可愛的嘴唇輕輕嘟著,接著她輕輕闔上了眼,暗示著我向前吻她。

「噹噹~~~!!Time's up!」

突然一個女泰山出現把鬼鬼硬生生推開,緊接著她抓著鬼鬼的頭髮,開始做拋轉的動作,鬼鬼被轉了大概72圈之後飛了出去,在天空化成一條美麗的弧線之後,像一顆流星閃爍即逝。

我當場傻眼,伸出拳頭想反擊,她卻靈巧的縱身一躍,我反被她擒住,我感到後背一股力道,這時候我全身的力量好像被吸走一般,全身軟弱無力,原來她使出的中國密傳五千年的獨門密技:「點穴」,這種功夫是運用內力施加力道在人體的穴道上,輕則令人僵硬麻痺,但過一些時辰就能解開,重則令人發狂大笑,最後全身痙攣而死。

自知我遇到了百年難得一見的高手,正當我決心受死,想咬緊牙根一敖就過的時候,女泰山突然撕掉她身上那件獸袍,露出她小麥色的桐體,瞬間我眼睛一亮,上下打量眼前這位性感女神,36E、23、38,超激身材令人血脈賁張。

「小帥哥,你看什麼啊?」

一眨眼她已換上亮黑的馬甲,吊帶網襪加上尖頭長靴,手持皮鞭跟蠟燭,蝴蝶面具下的雙眼撫媚地瞧著我,對我笑了一笑。

而我不知什麼時候換上了黑色皮丁字褲,脖子上拴了一條帶刺的狗鍊,半跪在地上,場景也換成了一間處刑室,牆壁上掛滿了各式各樣令人寒慄的刑具,狼牙棒、血滴子、板凳、板擦、雙節棍、拳擊手套、屠龍刀、倚天劍、鍋鏟、成人內外科護理上下冊、六法全書總冊等等‧‧‧

我吞了吞口水,舒緩我現在的驚恐,眼前的SM女王對我露出飢渴的表情,緩緩的朝我走過來‧‧‧

基於夢的內容過於情色,以下省略。

我不會說這個夢有多麼刺激,我不會說SM女王其實就是小靜姐的化身,我不會說小靜姐拉著我的狗鍊踩在我的背上,用皮鞭跟蠟燭餵我一頓粗飽,我不會說她高高在上呼喊著「叫我女王」的同時,我竟也卑微的俯首稱臣喊了:「喔~!女王殿下!!請你盡情的鞭打我吧!讓我一個人獨佔妳的愛的教育~!」

。。。。。。。。。。。。。。。。。

總而言之,自從我做了這個夢之後,我對小靜姐整個人改觀,不再厭惡她,反而對她有了性幻想,而我的性幻想都很天馬行空,就跟我的夢境一般的誇張,上課時,偶爾她的火辣身材會突然浮現我腦中,這讓我因為恍神而被老師叫上台解題,睡前打手槍時,我也會想著我就是她小說中的野狼型男,帶給她前所無比的高潮。

但是我一直不敢與她接觸,也許是我把她誇大的太過於具威脅性,這樣的女生很危險,所以令人卻步,也由於我一直在準備英檢中級的考試,因此這樣的情境,也只能當作睡前活動的想像畫面,細弱而易碎的秘密,輕輕的放在心中。

。。。。。。。。。。。。。。。。。

直到有一天她來我家。

「弟,我帶同學回家唷!」老姊打開大門探出頭來先通報一聲,老姊身後有一個長髮女生,怕生似的跟著老姊後面快步的走進房間。

「搞什麼?本人很沒膽嘛!連聲招呼都不打‧‧‧」

我玩著爆爆王,心中忿恨的說。

也許是因為我自己也沒那個膽量跟小靜姐打招呼,尤其是在我做過那個春夢之後,看到她本人更是會尷尬,所以我期待著小靜姐能採取主動,來化解我們之間的不自然,但是她沒有,於是我在客廳玩了3個小時的爆爆王,她跟我姊也在房間裡關了3小時,我時常可以聽到從房裡傳出的嬉笑聲,而且我懷疑很多笑話都是在講我。

到了8點多,兩個女生從房間走出來,然後一起進了浴室,天啊!她們倆的感情好成這樣,一起洗澡耶!我有點興奮的開始在遊戲等候中,跟我的戰友們一起討論。

「哇靠!我姊啦~她帶同學回來~現在兩個人一起去洗澡耶~」我敲著鍵盤的手有點發抖。

「哇塞~真的假的?唉唷~不錯唷~」

「ㄟㄟ~你要不要聽一下她們在浴室裡作啥?」

「媽的,我哪有這麼變態,在浴室裡當然是洗澡啊!還能幹麻?」

「ㄟ,說不定耶,你姐跟她同學在裡面做見不得人的事唷!~」

「去死啦~!別想太多!」

「哈哈哈,說真的,你不會去偷聽吼!?」

「再講我扁你~」

「來阿來阿~扁不到~」

其實我在電腦前,一直能聽到她們在浴室的聲音,因為我家的隔音不好,所以風吹草動都能聽的一清二楚,所以這讓我玩遊戲玩的很不專心,到後面幾場一直是敗績。

因為浴室裡面她們笑的很誇張,那個哈哈大笑的就是小靜姐,因為我姊很端莊嫻熟,絕不會在洗澡的時候故意看對方的身體。

「ㄟㄟ,我看到妳的XX了耶~」「妳有修吼~?怎麼這麼少~」「妳的OO的顏色跟我不一樣~」「呼~YY這裡要洗乾淨一點~」

我在客廳抑住我的神經,防止衝動,小靜姐這人很故意唷!洗就洗,還要把她們洗澡的步驟講出來,簡直是在粉碎我的意志力。

「要不要叫你弟一起來洗?」

我聽到這句話當場鼻血快噴出來,怎麼搞的,現在是當我姊的面公然的虧我啊!

「好啊~這樣比較節省時間省水~」

拜託,我的老姊啊!省時間跟省水也不是這樣省的,妳勤儉持家也不要誇張到這種程度,還故意配合小靜姐整我,妳知不知道我在外面忍的很痛苦啊!?

她們在裡面洗了將近20分之後,讓我感到奇怪的是,老姊跟小靜姐的打鬧聲消失了,裡頭突然變得好安靜,我擔心她們兩個洗太久,昏死在裡面,所以我叫戰友等我一下,我要去探個究竟。

「ㄟ,我姊她們變得好安靜唷!你覺得我要不要去看一下?說不定她們兩個昏倒了。」

「哇塞~真的假的~她們開始了唷~」

「開始你的頭啦~腦子裝大便唷你~!」

我離開電腦桌,輕手輕腳的靠在浴室門口‧‧‧

「這樣不行啊...小靜...」

「沒關係啦~!聽我的話,來,放鬆~」

「可是人家會痛耶~」

「別怕,我會溫柔點的~」

哇拷!她們兩個怎麼真的...真是令我不敢相信,我姊居然是蕾絲邊,天啊,這打擊對我來說太大了,我不敢置信的一邊聽著,而我褲檔裡也蠢蠢不安了起來。

正當我聽的很著迷的時候,突然「咚」一聲門打開了,我則因為靠的太近而撞到了鼻子。

「唉唷喂呀~」我捏著鼻子痛苦的呻吟著。

「弟~!你在幹嘛?」

「沒...沒事...」我趕緊衝進我的房間,免得她們看見我的狼狽樣。

「噗哇哈哈哈哈哈~」

房外傳出一陣大笑,讓我覺得很疑惑。

「你被整了~~哈哈哈~」

原來我中了她們的圈套,現在我變成了偷聽姐姐洗澡的大色狼,我好想挖個地洞鑽進去,讓我在裡面羞愧到死吧!

。。。。。。。。。。。。。。。。。

我相信大家也想歪了,別忘了題目是純愛,所以我現在講的也不會有什麼很A的內容,最多就是一個高三生很無奈的心聲,只是我姊跟小靜姐一起洗澡的震撼太大了,這讓我也很想當女生,因為女生可以做的事比男生更多,光是以洗澡這件事來講好了,如果我帶同學回家而且跟他一起洗澡的話,傻眼的不只是我家人,連我自己也不會相信我有膽去做這種事。

那之後呢?

你們一定想問,到底小靜姐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什麼?

讓時間來決定吧!就像小靜姐也想暸解一樣。

隔天她要走的時候,終於跟我說話了,她祝我考試順利,我也回謝她,我們倆之間的尷尬也雲釋了,原來她的聲音這麼好聽,原來她看久了也是個美人胚子,不過,她在網路上依然這麼色,會拖著我問一些有的沒的問題,會逼我看她的網誌,但是我已經慢慢習慣她的熱情,小靜姐是個好人,俗話說物以類聚,我的內心也超級善良,所以我相信,我們可以變成好朋友,而在那之前,希望她把我以前發生的糗事先忘記。

評分: 0.00 (0 票) - 心情評分 -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輸出成 PDF
這些討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張貼者 討論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