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Register
  • Main navigation
帳號:

密碼:


忘了密碼?

現在就註冊!
其他篇 : (限)小說:男子24
作者 痞子男× 於 03/30/07 09:02pm (2090 次閱讀)
其他篇

騎野狼的男生,有一種不羈的帥氣。
很難把視線從他們的身上移開。

「冷嗎?」

「不會...」

「妳在發抖耶!」

「嗯...」

「我反穿好不好?」

「嗯...」

他停下車,熟練地將外套反過來,我戰戰兢兢地將雙手伸進他外套裡,環抱著他。

緊貼著他的背,一股暖流慢慢傳遍我的上半身,他的熱,已經跟我的心跳融為一體。

後照鏡映出他,是我平常會多看幾眼的型男類型,左耳戴銀耳環,左手無名指戴著黑玉戒指。

他的味道很好聞,我輕靠著他的肩膀,陶醉在這樣的氛圍。

..................

「妳會不會覺得跟我出來很無趣?」

他怕我不開心嗎?所以這樣問?

還是他自己不開心,所以他想個理由來拒絕我?

我希望是前者。

因為我不想被拒絕,尤其是跟我曾經幻想過的野狼型男一起出門。

..................。

後來他沒什麼理我了,難道是沒給他機會表現,所以他以為我對他沒意思?

那天當他的臉靠過來時,我知道他要吻我,但是我拒絕了。

「這樣不太好吧?」

我看到他眼裡有一點失望,少了肢體的互動,剩下的是乾澀的對談跟不著邊際的冷笑話。

「太陽很大,突然蹦的一聲!小明的頭居然就變成爆米花了...」

他笑了,看起來還挺開心的,沒想到要逗一個男生笑,要使出這麼不得已的手段。

..................。

在我絕望的以為,要斷了聯絡的時候,某天晚上,事情又有了轉機。

「要不要出來?」

「現在?可以啊!」

「妳想去哪?」

「去逢甲逛街!」

「...........」

終於他還是忍不住了,提出了上Hotel的要求。

「是要上床嗎?」

「妳不想嗎?」

我有點吃驚,他會這樣。

天下的烏鴉一般黑,男人都是同個模子印出來的,要分辨其中的不同,就要比較誰粗大誰精幹。

我怪不了任何人,因為我想。

第一次見面之前,我想像著我坐在後座,趁他打檔時,故意用胸部推擠他‧‧‧

而我也這麼做了,雖然不確定他感覺的到,畢竟我的肉不明顯。

「好,你來接我。」

..................。

我知道時間寶貴,不容浪費,但是,要怎麼開始?

所以我盯著電視螢幕,並小心翼翼的避免轉到色情頻道。

偷偷的從鏡子看他,又怕被發現。

他點了一根菸,坐在床上抽著。

「你抽幾年了?」

「5、6年有了。」

「怎麼學會的?」

「學長逼的。」

一開始我是漫不經心的看著,後來轉到了新聞台,我倒是變專注起來了。

然後他從我眼前經過,走進浴室,我聽見了他漱口的聲音。

「妳要看電視嗎?」

「..........」

他把燈都調暗了,我的心跳開始加快。

接著他坐到我旁邊,我又聞到他淡淡的體香。

關掉電視,這一刻,終於要來臨了。

只有做愛這件事不用學,性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

我本來以為我會緊張的不知所措,但在迎合他的嘴唇之後,一切變的很熟練而激情。

很軟的嘴唇,口水不多,我喜歡。

我愛聽他推進時脖子上的叮噹聲,銀色的項鍊垂掛在胸前很性感。

喜歡聞他的頭髮,輕咬他的耳際。

喜歡他在我上面,用力頂我到最深處。

喜歡他因為快感輕輕發出的呻吟,深沉又強而有力。

「要射了.......!」

我們在同一刻痙攣,酥麻的快感由核心遍佈全身,直到他抽出來,離開我的身體。

我癱軟在床上,他將套子拿開清理乾淨之後,躺到我旁邊。

我聽著他的心跳,狂野的沸騰著。

「這裡怎麼濕成這樣?」

「那是妳的水。」

「呃...真的嗎?」

他摸了床中間一灘圓形水漬,又摸了床沿剛才我們趴著做的位置。

「妳的水,沒錯。」

「我不曾這樣過。」

「是潮吹吧!」

「蛤?」

潮吹,女生到達最高潮時,會從陰道噴射出大量水液。

這是我之前看A光學到的名詞。

女人一生中能有幾次潮吹?

居然讓我碰上一次,真是死而無憾了。

「其他人沒讓妳這樣過?」

我羞澀的搖頭表示不曾。

「真的假的?」

他的表情有種驚喜,一種驕傲。

..................。

「喜歡嗎?」

「嗯......」

在浴室,他用肥皂輕輕佻逗著我的乳暈,他的臉在我耳邊磨蹭,我回吻他的嘴。

轉過去面對他,不小心看見他的,剛才就是它帶我到雲霄的,大功臣。

「妳在看什麼?」

「沒事......」

「你試過用嘴嗎?」

「.......」

「試試。」

順著他的手勢,我蹲下來開始舔他的,像觸碰一個不可多得的寶貝,輕柔多情。

我沒辦法整個含進去,因為他的很大,深入我的咽喉有點不舒服。

但我試著將它含的緊緊的,去吸吮它,手也沒閒著,一邊輕撫他的睪丸。

時而抽出改用舌頭挑逗,繞著它的頭有節奏的挑弄著。

「喔...」

他撫著我的頭,情不自禁的發出聲,我知道自己表現的挺好。

然後我嚐到嘴裡有種黏滑的感覺,於是抽出來。

「你射在裡面?」

「沒有,那是分泌物。」

也對,我的功力應該還不到家,要用嘴讓男人高潮,需要更多時間。

..................。

沖完澡之後,我們各自穿好衣服。

他穿衣服好看,裸體的時候顯得有點精瘦,但床技卻出乎意料的高超。

我穿衣服也好看,修長的腿型加纖細的腰身,只是上圍有些乾扁,脫掉內衣的時候原形畢露。

「走吧...」

「才4點,我好想睡。」

「時間到了,走吧......」

激情過後,只有匆匆告別。

我想多待在他身邊對他撒撒嬌,礙於時間卻不行,礙於身份我也不能,我沒那個立場。

拿什麼條件談感情?肉體?

心知這是場一夜情,所以我們不用負責,離開床舖之後,各不管彼此。

會不會有罪惡感?

我對他說目前為止還沒有。

那是因為我早蒙蔽了眼睛,違背是非欺騙自己了。

事情發生之前,我早就有打算,結束了,我也不會太過於悔恨。

至今我還是迷戀著那晚迎著風,外套底下傳來的,他暖暖的香氣。

評分: 0.00 (0 票) - 心情評分 -
這些討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張貼者 討論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