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Register
  • Main navigation
帳號:

密碼:


忘了密碼?

現在就註冊!
BNW時尚資訊網の藝文館 討論區索引
   秋天的呢喃
     熾雪寒
註冊才能張貼

樹狀顯示 | 舊的在前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底部
張貼者 討論串
葉子
張貼於: 2009/1/14 23:22
網路作家
註冊日: 2005/4/3
來自: 樹梢
張貼數: 261
熾雪寒


  只有五度的低溫下,冬日正用它的方式在樹木看不見的地方刻下歲月,正如今年夏日用炙熱去貼近彼此的心,換來的只有兩顆心的灼傷……。
 
  少了可歌可泣的故事來傳誦愛情,是不是就表示這段真摯只能用緬懷去記憶?太無知的我們並不曉得這麼多,在手放開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模糊了對方的背影。雨落下了,卻依舊只能用雨水去替代淚水的悲哀,為什麼愛上一個人,要去背負這樣的痛,那人說:「因為太難忘。」難忘的不是彼此的情,而是在愛意褪去後,回憶依舊螫人,是嗎?
 
  遠在他鄉的他不會懂得在有他的世界裡生存,是需要多大多大的勇氣。就如同我不懂他口中所訴的地獄般生活。我們一向不是很瞭解彼此,從開始到結束,從未有一刻彼此的心,是貼近的。麻痺了,生活上的形色幻象讓我喪失了身為一個人該有的情緒,他不懂,因為在他顧影自憐的當下,是不會看見一個人的故步自封也會傷到人。終究,一顆心被摔得破破碎碎再也黏不回去時,淚也會忘了掉下。
 
  那一晚,最真也是最狠的話,是別人替他道出,他只需輕輕「嗯」一聲,畫押成功。帶著悲與傷的我無法面對,而他所謂的真情摯愛太難以讓人效忠,狠狠抽你一鞭再對你說:「寶貝,其實我很愛你。」這齣鬧劇要演多久?我並不想當女主角,更何況男主角已當這是一場我獨演的笑話。
 
  若槁木淋過雨後仍能發出新芽,那麼,我確確實實遇到所謂能發芽的雨,否則形如槁木的我,又怎能夠有如今的笑顏及光彩?只要他沒回來……。
 
  重生需要時間,那場雨讓我有了充分的滋潤。在滿滿的雨水過後,是數不盡的暖陽,照亮我無光生命的裡裡外外。那般貼近卻不急切的氣息,像是守著剛離巢的雛鳥般小心翼翼,捧著怕摔了、含著怕化了。那是體會過才懂的呵護。我還是怕。誰不怕?當你的心已經碎裂成灰,你不怕連灰也沒了?卻是誰耐著性子,手把手地把那團灰,加了水,細心地捏成一顆心的形狀,再用最熾熱的真心去窯燒?熾雪寒……我一輩子也會記得的名……。
 
  本該美好幸福是不?那日他在癒合的疤上,再一次血淋淋地劃開一道傷。鬼差遣般地遇著了,命也,怨不得。他的傷、他的痛、他的愛……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若能再來一次,我也許還是會這麼做,傷他那麼一回,讓他懂得那般痛是多難熬。上天給了我們彼此交換的契機,但這一次,我不是一個人,再也不是。
 
  愛過嗎?愛過。卻少了應該有的靈魂衝撞的撼動。這大概,是因為我們並非彼此另一伴的靈魂吧。僅只是兩個寂寞的影子交疊,才會使看似幸福的時光如同煙花般一閃而逝,你說是嗎?交織的情感中,少了彼此相依相存的默契,才使得一心為對方好的心,蒙上傷害對方的罪名。在一開始時就錯了,那日同望淡水河的傍晚就錯了,放他走,海闊、天空……。
 
  不知今年是否為一個寒冬,總覺得今年要比去年寒冷許多,也許是因為今年留在淡水的天數多了許多,五度……冬日的情感是否也渴望春日的雨?寒……卻在離我最遠的另一端,容我思念。
 
  在第一眼望見時,就明白那幸福的暖度。即使寒冷依舊,也會明白回頭會望見怎樣的朝陽笑顏。該有多大的真心去解讀,才會在每次話未出口前,就替我補上心中的最後一句,我聽得見心中靈魂鼓動的聲音,像在告訴我:「就是這個人。」當我緊緊偎在他的胸口,我聽得見那鼓譟的聲音與我共鳴,兩個靈魂雖一北一南,卻在最貼近彼此內心的距離內,互信、互賴、互相渴望……。
 
  若時間與空間不夠我們去相信,那能不能花最大的力氣去握緊彼此的手,也許會有挫折、有困難,能不能別像之前那樣,至少,花盡心神去守護最脆弱的心與靈魂。沒有山盟海誓、沒有不離不棄的危言諾言,現在的我沒有力氣去相信那些,有的只是最最赤裸的真心去交換靈魂深處的靜靜感動,一份只有熾雪寒能給我的感動。
 
  「打勾勾,說謊的人要吞一千根針。」愚蠢、卻最原始的童心信任。愛我,我將給你最單純的笑容,千萬別讓這雙因你而有色彩的雙瞳,再一次染上血淚與世俗的灰暗……。
 
  我一輩子記住的名,偷偷寫在心口的配偶欄,偷偷藏起只屬於你的名份,只因為……
 
  熾雪寒,我愛你。
 
 
  寒冬,似乎因為有了熾雪,而少了份該有的冷清,是嗎?
 
 
 
 
  1.14.09 魑魅葉 於淡水 思念



----------------
無墟緲緲、冥煙裊裊、迴盪千世、紛葉分飛
 
有情款款、淚燭晃晃、逍遙百日、鎖閣索心

樹狀顯示 | 舊的在前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頂部

註冊才能張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