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Register
  • Main navigation
帳號:

密碼:


忘了密碼?

現在就註冊!
BNW時尚資訊網の藝文館 討論區索引
   廢墟
     領帶蝴蝶結
註冊才能張貼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底部
張貼者 討論串
lnny
張貼於: 2006/7/31 23:36
網路作家
註冊日: 2005/6/6
來自: 索多瑪
張貼數: 50
領帶蝴蝶結
空氣裡瀰漫著散不去的煙味,阿傑走到落地窗前把窗戶開得更大,
秋天的晚風就這麼肆無忌憚地竄進室內,
擾動兩旁粉紅色的百葉窗簾,相互拍打誘引出不小的聲響,
透過幽暗空間裡那唯一的一小點紅光靜靜看著,
才恍然明白所謂表面上看起來柔和的粉紅,
卻未必就代表著溫柔,
而小黛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

後來其實我也慢慢忘記和他們最初相識的情形,
感覺上就像是因為那個相遇的時間點來臨,
然後彼此就開始熟捻起來,誰也沒有刻意地去製造什麼,
直到某天阿傑偷偷地告訴我,他好像喜歡上小黛了,
我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
也因為這句話有了不算小的變化,
為了讓阿傑跟小黛有獨處的機會,
我常藉故出去買飲料或是香菸,
很識趣地離開那個令人感到壓迫的場合,
轉而在便利商店裡汲取到一絲清新的空調氣味。

一邊瀏覽著陳列架上的商品,
一邊想著阿傑要喝的低咖啡因紅茶以及小黛要我順便幫她買的Mild Seven,
習慣從雜誌架那頭逛到甜品區,
之後再繞回飲料冷藏那頭打開冰箱取出阿傑的紅茶,
喜歡緊握把手拉開的瞬間所產生的相對作用力,
最後隨手拿了包零嘴走到收銀台,
看著值大夜班的那男孩左胸前別著的員工識別證說:
請給我一包Mild Seven跟一包藍色Dunhill。
然後那男孩熟練地轉身從香菸區拿出我所指定的品牌,
並迅速地結帳找零完成。

走出便利商店把自動門叮咚的聲音拋在後腦杓,
自顧自敲打著菸盒,
撕開透明的包裝膜順手又燃起一枚寂寞,
在黑夜裡亮起的紅光雖然微小,
卻還是可以輕易地感覺得到它散出的熱度改變了週遭空氣的流動方向,
冰紅茶沁出的水滴沿著瓶身滑落跌碎至柏油路上,
我抬起頭望著三樓昏黃的燈光一會兒,
才從口袋裡掏出鑰匙打開鐵門,
平緩且穩固地踩踏著每一個階梯向上前進,
紅茶沁出的水漸漸變少,
似乎已經與周圍的溫度取得一種理所當然的平衡,
而我們三個人的關係,
要如何才能平衡?
還是永遠也無法平衡?

打開房門的瞬間我看見小黛細長白皙的雙腿在阿傑的腰際跨開,
他們彼此吻著對方,彷彿完全不把我當一回事,
我將紅茶以及小黛的香煙放在和室桌上,
轉個身把門輕輕帶上就下樓,
其實我沒有任何感覺的,
我拚命地說服著自己,
而這情形不早也在預料之中了嗎?
當我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正在蓼無人煙的大馬路上狂飆,
時速已經達到一百公里卻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影響,
呼嘯而過的風重重拍打著臉頰,
髮絲也隨著風噪動起來,
有些順著汗水服貼在腦袋上,
我沒有任何感覺的,真的沒有……

隔天回到房間只看到阿傑一個人,
不好意思地搔著頭頻頻對我說抱歉,
阿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是比小黛還要更接近粉紅色的那種溫柔的男孩,
但是是對每個人都很溫柔的那種。
我拍了拍他的肩告訴他:
幹嘛道歉啊?!笨蛋,犯不著這麼在意我吧!難不成你喜歡的是我?哈哈……
最後的那兩聲乾笑連自己都聽不下去,
阿傑說還有課要上便先離開了,
剩下我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裡呼吸他們隔夜的甜膩,
趕緊噴上自己最愛的那瓶Ck be,
然後就在無意識的狀態下睡著。

也不曉得昏睡了多久,
看了看床邊的電子時鐘顯示著PM 9:45,
糟了!打工快遲到了,
馬上從床上跳起來衝進浴室裡沖個冷水澡讓頭腦清洗些後,
穿上Levi』s牛仔褲和綠白相間的棒球ㄒ便急急忙忙地出門,
幸好只遲了五分鐘,打完卡鑽進吧檯裡開始一天的工作,
客人陸陸續續地上門,
此時我看見了小黛有說有笑地與另一個我沒看過的男人相偕著走進來,
那男人的手還摟著小黛的腰,
小黛到吧檯點了兩杯酒,
順手把煙蒂用我面前的菸灰缸捻熄,
我出神地看著濾嘴上殘留著的粉色唇蜜,
雙手卻本能地調著客人所點的酒,
什麼時候開始討厭粉紅色又喜歡上不是粉紅色的玫瑰了?
連自己都覺得很莫名。

喜歡上的或許只是玫瑰身上的氣味罷了!
這麼想著的同時,牆上的時鐘已經指向凌晨四點,
該是下班的時間,打了卡拿起外套就朝外頭停放摩托車的地方走去,
遠遠就看見小黛搖搖晃晃醉醺醺地倚在我的車旁邊,
瞥向一旁的水溝似乎還留剛嘔吐過的痕跡,
我輕拍小黛明顯顯得單薄的背,
問她:妳還好吧?
她點點頭,並指著我的車示意我順道載她回去,
我從車廂拿出安全帽戴上,
因為只有一頂,
小黛說:沒關係,反正我也不想戴。
說完便跨上我的機車後座,
纖細的雙手緊緊地摟著我的腰。

我看著後照鏡裡映照出的她,
凌亂的髮絲隨風舞著,
還淺淺飄出一種特有的洗髮精香味,
天空不曉得什麼時候下起了雨,
一開始小小的,後來竟然變成很大打在身上會感覺到痛的大雨,
我問小黛要不要穿雨衣?
她從後照鏡看著我搖搖頭,
然後抱在腰際的手始終沒有鬆過,
我們騎過了一座隧道,
不算長也不算短的隧道暫時將外頭的大雨給遮蓋住,
雖然裡頭的霉味還是讓人忍不住心裡直發毛,
如果就只能是彼此短暫的隧道,
偶爾在別處受傷卻還可以找到依靠,
就算是藉著別人的身體想念也好,
而我想當的又是誰的隧道?
誰又找錯了我當他的隧道呢?

始終沒有說出心裡的想法,
回到家後丟了條大毛巾給小黛,
要她去浴室洗個熱水澡免得感冒,
她只是將毛巾拿在手上,
靜靜地站著,溼透的髮絲不停地像昨天買的紅茶一樣滴著水,
她的眼睛不知道是因為雨水打進去讓眼球旁佈滿了血絲,
還是因為其他的因素,
什麼時候有液體不停地溢出,
像外頭天空尚未止息的雨水一般,
小黛哭的原因我到底是沒有追問,
很多時候我也曾經有過那種情形,
想哭就哭了,
所以其實好像也不是那麼需要理由去解釋。

這天晚上阿傑打電話告訴我會帶朋友過來我打工的地方,
沒多想地應了聲:好!那有什麼問題,就結束了這通電話。
約莫是十點半左右,
阿傑跟其他四五個人陸陸續續走進店裡,
我抬起頭看了一會兒,
是三男兩女的組合,
唯獨少了小黛的身影。

阿傑走到吧檯告訴我他們點的調酒名,
分別是一杯琴湯尼、一杯螺絲起子、一杯馬汀尼、一杯紅粉佳人,還有一杯伏特加萊姆。
我心裡臆測著螺絲起子跟紅粉佳人是那兩位女生點的,
所以給了櫻桃做裝飾,其他的就用柳橙角或檸檬片。
比較好奇的是,誰會點馬汀尼呢?
做好後阿傑自己起身過來吧檯拿,
先把兩個女生的酒送了上去,
然後才是琴湯尼和伏特加萊姆,
點馬汀尼的那位很優雅地從椅子上起身,
緩步走近吧檯,
從臉上綻出一抹微笑跟我說聲謝謝便回桌。

他們一邊笑著、鬧著,
到最後乾脆開龍舌蘭玩起國王遊戲,
我冷冷在吧檯裡看著,
其中一名女生跟阿傑蛇吻十秒,
另一名女生則親啄了一下伏特加的臉頰,
然後是伏特加親阿傑胸部並狠狠種下一顆再明顯不過的草莓,
至於馬汀尼……他一直保持著微笑不時地朝我這邊看,
心下一驚趕忙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假裝在整理吧檯,或者跟坐在吧檯前的客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著,
阿傑點的琴湯尼透露出他是個寂寞的人,
寂寞的人不會成為另一人專屬的那個人,
所以小黛那晚的淚似乎已經有了十分合理的解釋,
可小黛是逼迫自己成為寂寞的人,
寂寞的戀人心中所孕育的感情,
是加乘放大的孤單。

「我沒看過一個Bartender這麼會恍神的哦!」

「阿…你剛說什麼?!」我這猛一抬頭才發現微笑馬汀尼已經穩穩地站在我面前。

我說:「再給我來杯馬汀尼吧!」說完又是那個招牌微笑。

「喔!馬上來。」

他站在吧檯前等待,
然後一邊看著我熟練流暢的動作,
一邊又說:你是阿傑的朋友?我點了點頭。

他突然哈哈大笑:阿傑的朋友有這麼不擅言詞的嘛?!你還是我看過的第一位!

「這是讚揚還是貶抑啊?」我不置可否的回應。

「看在這杯馬汀尼的份上,算是讚揚唷!」他這次可是開懷大笑。

「謝謝。」極為冷淡的。

約莫到了一點多,客人也都差不多走光了,
因為這家PUB的老闆很隨性,
所以我就打個卡準備自己下班,
一走出店門口,又看見那個愛取笑人的馬汀尼獨自站在車子旁邊,
很委屈地跟我訴苦說他落單了,
其他兩對都回家去〞續攤〞了,
我當然聽得懂他的言下之意,
突然想到剛他在店內的揶揄,
內心的邪惡被激起不小心脫口說出:
那我們也來去續攤吧!
他竟二話不說答應了。

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海尼根和鹽酥雞,
直覺想說有尼字的酒馬汀尼應該就不會太討厭,
然後載著馬汀尼到家附近河邊的堤防,
以現在的時間,只有三三兩兩零落的情侶會在,
我們就這麼聊到天亮。

「你認為大多數的人會因為過於懼怕寂寞而戀愛嗎?」我問馬汀尼。

「會吧!生活在這城市裡頭的人們實在是不得不寂寞。」

「那你贊成因為寂寞戀愛囉?」

「我可沒這麼說,你認為我是這樣的人嗎?」馬汀尼反問。

「就今天你跟阿傑他們相處的情形來看,我認為你應該不是那種人,而是防衛心很強的人。」我暗暗笑了笑。

「哎……你這樣說我也不能說你錯……我只不過是很認真在尋找真心相愛的人。」難得看見馬汀尼羞赧的表情。

「呃…你這樣說我很難接唷!」

「那就別接了吧!」馬汀尼線條分明十分好看的雙唇突然吻上我的。

我下意識推了開他,使這場面尷尬了十幾秒,然後我楞楞地看著馬汀尼又喝了口酒,徐徐說出:「我知道你喜歡阿傑,我看得出來。」

一語道破我這些天內心的糾纏,讓人有種被瞭解的失重和被看得太清楚的沉重,兩種感覺同時存在地很不矛盾。

「對,我是喜歡阿傑,但同時我又厭惡因為寂寞而戀愛。」

「我懂。」光憑這兩個字,馬汀尼不折不扣地成為我秘密的Keeper。

「回家吧!」我們同時站了起來,並且異口同聲說了這麼一句話。

「好啊!也該是時候回家睡大頭覺囉!」我張開雙手舒展了一下全身並說。

載馬汀尼回家的路上,我們都沒有再講任何話,
到他家門口時也只假裝輕鬆地道了聲再見,
然後,就連我也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再跟馬汀尼有任何交集,
如此一個太瞭解我的男人……

今天是店裡的樂團日,
通常老闆會在這個晚上分別邀請兩個樂團上台表演,
暈黃的燈光對比法蘭絨的紅地毯,
1976的方向感掀起夜幕的開場白,
悠悠轉轉地唱著:

喜歡灰暗的天氣 這杯咖啡和這一隻煙
你和我的低調氣氛 是唯一的矛盾
櫥窗裡面的倒影 真的是同樣的兩個人?
杯子裡上昇的氣泡 還是一樣的消失

失蹤很久的鑰匙 原來一直在你口袋
金屬撞擊的時候 某些部份的我醒過來
地下道裡安靜的箭頭 終於我再也不會迷路了
錯綜複雜的開始 勇往直前的出口

我並不想成為誰的指南針
也許你該學習相信自己的方向感

唱到副歌的同時馬汀尼和阿傑相偕著從門口那頭走進來,
馬汀尼站在吧檯用他那一貫的微笑點了馬汀尼和長島冰茶,
通常阿傑只有心情極度不佳時才會喝的就是長島冰茶,
我抬頭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阿傑,
臉部完全沒有任何表情,不笑也不哭的模樣,最是讓人擔心,
然後馬汀尼離開吧檯坐在阿傑旁邊,
阿傑的煙一根接著一根抽,
沒多久煙蒂就已經充斥整個煙灰缸,
我將兩杯酒送過去的同時也遞換了一個新的煙灰缸給阿傑,
馬汀尼則點頭向我示意不要太擔心。

阿傑一把長島冰茶接過手去便一口乾盡,
接著1976的方向感唱完換另一個樂團上台彈起了快節奏的bass及鼓手猛烈地敲打,
砰砰砰的聲響毫不留情地震入心裡……
阿傑把長島冰茶的空杯子放下後,
開始對著馬汀尼沒來由地大吼。

「你這樣子是把我當成什麼了?玩具還是工具?還是什麼都不是?」

「……」馬汀尼以沉默做為回應。

「你倒是說說看啊?!我算什麼?對你來說,我到底算什麼?!」

「傑,你別這樣…一開始……」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開始就說過,這只是個彼此慰藉的遊戲,誰都不該放真感情,要不是不想對你認真,要不是不想讓你發覺,
我也不會拿小黛當作擋劍牌,我以為…我以為這樣就可以分散對你的注意,讓大家都輕鬆,沒想到卻變成這樣……」阿傑說完後頹然地坐下,以兩隻大大的手掌遮掩著臉。

「其實…小黛是個好女孩,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她?!」我不知怎地突然衝動地跑過去將一杯冰水往阿傑臉上潑去。

阿傑愕然地抬起頭看著我,
連馬汀尼也被我這舉動嚇到似地失去他那一貫的笑,
我則頭也不回地跑出店門口騎上GTR揚長而去,
回到家跑進浴室沖了個冷水澡,
想也想不透自己怎麼會做出那種舉動,
想到最後不想再想了便噴上Dunhill的Pure沉沉睡去……

隔天照常上班,照常打卡下班並沒有什麼不同,
只是後來不再常常看見阿傑到店裡來,
馬汀尼也像人間蒸發一般,店裡頭突然冷清了許多,
我開始自顧自地研究新式的調酒方法。
生活就這麼一天一天地過,沒有太大的變化,
而小黛偶爾會到我店裡找阿傑,
總是一個人獨自來獨自離開,
在她身上的玫瑰香味好像越來越淡,
取而代之的是Mild Seven的煙味越來越濃烈。

我和她總是自以為是地尋找缺少的那塊愛情版圖,
小黛是不管對不對,機會來了就傻傻地愛了下去,
我則是偷偷地找,靜靜地在一旁觀看,
而現在,我們曾經共同擁有的那塊現在不曉得在誰的心上……

「一杯瑪格麗特。」小黛淡默地點了酒。

「又來找阿傑嗎?他有一陣子沒看到人了。」我沒有告訴小戴上次發生的那件事情,因為我瞭解她如果知道一定會比現在更難過。

「嗯……我知道,我也很久沒跟他連絡上,今天只是純粹想把自己放在黑暗又吵雜的地方。」

「嗯,那這杯就算我的吧!」我微微笑地把酒放在小黛面前。

「謝謝。」小黛勉強回應了我一個苦笑。

老闆突然把我給叫了過去,
對我說因為想去旅行所以可能要先把店收起來一陣子,
我沒做出什麼回應,只是頻頻點著頭,
老闆拿出一些這陣子的薪資和類似遣散費的金額給我,
並說只是暫時收起來而已,
到時候旅行回來還會通知我回來繼續工作的諸如此類的話語……

回到家後我一直在想,之後呢?
之後的我該做些什麼?
雖然這陣子也存了不少錢,
但還真是沒有老闆那種說旅行就出去旅行的勇氣,
阿傑跟馬汀尼的消失著實帶給了我不少的刺激,
大家就好像在十字路口各自選擇了不同的路,
直直的走下去,還會不會再遇見呢?

店沒開的幾天後,我輾轉收到了一封信,
是馬汀尼寄來的,
信裡面說阿傑目前在哪裡,要我去找他,
我當下二話不說隨意收拾了些行李就出發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找不到路便問人,
來到了一個相當樸實的村莊,
就連最近的便利商店都要騎車騎二十分鐘才會到的那種,
最後我終於找到了那間房子,
對了對牆壁上的門牌號碼,
沒錯就是這邊了,
探了探發現門沒鎖,
我於是靜靜地推開門跨過那門檻進屋去,
屋子裡頭涼涼的,對比外頭的大太陽算是頗為舒適,
我喊了喊阿傑的名字,卻許久都沒人回應,
最後是在最裡邊兒的小房間看到有個人影躺在床上,
我三步併做兩步地奔到床沿,
仔細地看著用棉被蓋著的那人的臉,
是阿傑沒錯……雖然明顯兩頰消瘦了許多,
但是那輪廓我不曾忘記過。

「傑,你還好吧?」

「嗯……」極其微弱的回應。

「最近你過得還好嗎?」傑連關懷也是淺淺的粉紅色。

「還可以,倒是你…怎麼了?」

「檢查的結果是陽性……」

「小黛呢?她過得好嗎?」

「店收了以後就沒再看過她了。」我悠悠地回答。

「其實我一直想跟她說聲對不起,只是現在好像太遲了,呵呵……」

「別這樣說,傑。」

「你替我好好照顧小黛好嗎?」

「嗯……我會的。」

生命流逝的聲音我掩起耳朵不去留意,
時間卻從來不允許我們喊暫停,
海風吹在臉上感覺鹹鹹的,
鹹鹹的流下鹹鹹的風乾,
我來不及說出口的那句話沉默代替了回答,
地球照常運轉而我該用多少時間去遺忘?

一直一直走下去,應該就可以走出來了吧!

風還在吹……海潮的聲音拍打著岸邊,將走過的痕跡,又帶走了些。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頂部

註冊才能張貼